七省市精子库携手网上求精 上海宅男捐精最踊跃

捐精也可以网上团购了?成功捐精将获得3000-5000元补助?这是炒作还是真事?近日,某知名团购网站上出现一则“聚精会神”的活动,网友可向七个省市的精子库预约捐精。这让不少宅男做起了“撸撸挣补贴”的美梦。

广东、北京、上海等地的精子库工作人员很快回应说,“聚精会神”确有其事,是精子库和网站之间的合作,网上预约能减轻捐精者的心理负担,希望能有更多人士参与到这个公益事业中来。

网约捐精避尴尬

日前,网上一则“邀人捐精还有补贴3000-5000元”的网帖引起了白领李小姐的注意:“捐精也能在线预约?网上捐精是否太轻易太简单了?网站是否公然买卖精子呢?”

昨天下午,记者打开该团购网站,发现该捐精预约活动已经在7月17日结束。但活动说明显示,网站联合北京、上海、广东、广西、江西、四川、陕西七地的人类精子库,推出此项“聚精会神”鼓励精子捐赠的活动。完成在线预约的,三个月內可到所在省市的精子库报到,进行一系列的检查,检查通过后就能捐精了。一旦捐精成功,就可以获得3000-5000元的捐精补助。

该网站客服人员表示,网上预约捐精、补贴等信息都是真的。记者又致电广东、北京、上海等地的人类精子库,相关工作人员均明确表示:“确有此活动展开,利用互联网的新模式,可方便捐精者。”

上海精子库相关工作人员回应说:“精子捐赠的宣传难度一直很大,过去通常是到校园进行宣传,但只能说服部分大学生来捐精。”这种传统方式不利于广而告之,“精荒”现象也一直困扰着各地精子库。

“目前,我们的捐精主体仍然是大学生。”广东省计划生育研究所副所长、生殖遗传主任医师郑立新表示,网上预约的方式可以减轻捐精者的心理负担,少了直接面对面沟通的尴尬。“此前捐精志愿者需要携带相关资料自行前往精子库登记预约,既尴尬也不方便,应约者寥寥。”

上海宅男最踊跃

记者看到,在“聚精会神”推出的72小时内,全国共有22017位“宅男”向七大精子库预约捐精,其中北上广三地男士占69%,达到1.5万人左右,而腼腆斯文的上海宅男则表现最为踊跃,占比25%,其次是北京,占24%,广东占20%。

有趣的是,活动期间,有超过2万名不同年龄层的女生也参与了“我最希望的小蝌蚪样本”调查,参与热情高过捐精的男士——高智商、混血型、花美男和大长腿型男分别位列最受女性欢迎“小蝌蚪”前四位。

上海、广东等地精子库工作人员均表示,目前后台的预约人员等数据,精子库方面还看不到,后期网站会将预报名数据向各个精子库进行反馈,而精子库的工作人员会根据进行预约报名的信息进行深入的沟通询问。“这只是一个试运营版本,主要是进行先期测试。主要是想扩大宣传。”上海精子库一工作人员这样说。

网上捐精不泄隐私

捐精是个人私事,网上预约捐精,个人信息会否容易泄露?

对此,网站客服工作人员回答说:“网站会保障用户的个人信息安全,不会随意外泄信息。”郑立新也表示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当初双方签订协议的时候,其中就明确有保障捐赠者信息不外露的条款。”

记者注意到,“聚精会神”活动网页上也表明会保护捐精者隐私,而多地精子库工作人员也表示,精子库对志愿者的身份资料和身体检查等信息严格保密,志愿者的姓名、捐献的冷冻精液等将全部用代码表示。

根据国家法规,接受供精者及其后代和志愿者之间保持双盲,没有任何法律关系,志愿者对其捐献精液者产生的后代没有任何权利和义务。上海精子库的工作人员说:“精子库的信息系统是一套独立的系统,不和外面联网。

(原标题:七省市精子库携手网上求“精”)

编辑:SN15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女儿该大义灭亲举报父亲吗?

网曝总是比“正规途径举报”管用,“大义灭亲”比寻常举报更能引起有关方面重视,说白了还是基于一种眼球效应,纵然能因此揪出一些贪官,终归挂一漏万。现实中,所谓“大义灭亲”式的举报多缘于亲人之间的反目成仇,而这种概率微乎其微,远不及贪官全家“抱团腐败”发生几率。


全面放开生育政策不容拖延

如果不放开两孩政策,不全面放开生育政策,仍在犹豫中错失时机,相信用不了多久,政府就要走向鼓励生育之路,哀求民众为国家多生孩子,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为时已晚。如果能全面放开计生政策,这将是本届政府为中国所做的尤为重要的一个贡献,虽然它姗姗来迟。


牙膏纳入化妆品范畴令人担忧

牙膏被明确为化妆品,这是相关部门加强行业管理的体现。不过,因为牙膏本身是一种人人每天都在使用的日用品,将其列入化妆品行列,也容易引发一些质疑。关于价格,关于生产卫生与安全问题,都可能会引来一系列的质疑或担忧。最主要的,公众有以下两点担忧。


地方政府办公楼超标很狂颠

并非所有地方政府的办公楼都巍巍乎、赫赫乎,但民众视线中的巍巍乎、赫赫乎实在属于太平常、太平常现象。事实上,中国豪华办公楼的众多照片之类影像,不仅已经属于中国内地民众观览的笑资,而且也早已经是海外传播的奇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