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限网络低价票:不得低于官网价九八折

◎每经记者 丁舟洋

三大国有航空公司提升机票直销、降低代理分销的战略又有了新动作。

近日,一则国航华北营销中心向全国各代理商推送的《关于规范网络平台国际机票销售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行业内部流传。《通知》对携程、淘宝、去 哪儿等网络机票销售平台上的营销行为做出进一步限制——低价票、退改签、捆绑保险及其他产品等“传统盈利空间”将被打压。

多家机票代理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确实已收到了该通知。据了解,上述通知规定,代理人不得在网络平台发布低于国航官网票价2%的机票,否则将被罚高额违约金。这意味着机票代理行业的日子将更不好过,一轮大洗牌已然开启。

记者从国航内部人士处获悉,国航目前的机票直销比例在27%左右,预计到2017年其直销比例将达到50%。“从去年开始,三大航就在逐步取消对机票代理的佣金返点,扩大直销能让大型航企的成本每年降低数亿元。”

不过国航华北营销中心未向记者作出回应。

重金罚款限制“低价票”

“我们在9月11日已接到了上述通知,现在已停止向携程、去哪等网络平台发放低于国航官网票价的国际航班机票了。”一位从事机票代理的客户经理表示,9月15日起,国航将对违规代理人开出重金罚款,甚至取消代理商的代理资格。

据了解,《通知》包括五项关于网络平台的销售规定和七条处罚标准。网络平台销售规定包括,在网络平台上销售的客票价格,必须按照国航相应舱位发布的价格进 行展示;网络平台不得以非国航认可的产品展示方式将保险、优惠券、接送机等附加收费产品与国航机票进行强制捆绑销售;不得将国航给予的后返奖励,以直减票 价的形式,放到网络平台的前端向旅客展示等。

对于在网络平台上发布的运价低于国航官网票价的2%的代理人,《通知》表示将按照其运价与国航官网运价98%的差价的5倍收取违约金,票价为含税机票价格。对于在网络平台上强制捆绑销售保险、积分、车接送等非航产品的代理人,按每个航段收取1000元违约金。

民航研究者林智杰表示,上述新规都是航企为了实现“提直降代”的具体步骤。而航企提升机票直销、降低分销的动机包括:国资委对国航、南航、东航三大国企下 了“提直降代”的硬指标;航空公司向分销商支付的机票代理费不菲,2014年仅国航就付出销售代理以及系统使用费40亿元,分销转直销能大大节省航企营业 成本。此外,“互联网+”的技术手段日益完善,也让航空公司实现官网直销的客观环境成熟了。“航企看起来很光鲜,其实日子并不好过。”上述国航内部人士 称,由于燃油占成本比例大,去年以来油价暴跌,使得航空公司今年上半年盈利普遍翻番。但这并不能反映航企真实的经营水平,控制自身运营成本,才是硬道理。

国航发布的2015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上半年国航销售费用为33.25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72亿元。

代理行业重新洗牌

“明显感到机票代理行业越来越难做了,卖一张1000元的票利润是20、30元。”上述从事机票代理的客户经理对记者表示,过去每售出一张机票航空公司会 给予3%的补贴,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多家大型航企开始逐步调低代理佣金,从3%降到2%、再到1%,目前多数航空公司的国内机票代理业务已走进了 “零佣金”时代。

一位国内大型机票代理公司负责人介绍,目前多数航空公司还对大型代理保留“售后返现”的制度,即代理必须完成航空公司规定的一年销售任务,才能获得航空公司的奖励。

不过,对于此前没有售后返现、仅依靠航空公司售票返点的中小代理而言,则面临着倒闭。“中小代理的业务到大代理这来了,大代理的总体销量在提升,利润在降低,整个机票代理市场已经开始洗牌了。”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航企的这一做法对整顿不规范的售票市场是有好处的。“票价低于航空公司成本价的代理商、网络平台商往往会在其他方面做手脚,比如明明航空公司规定退票不收钱,它却要收取40%的退票手续费用。”

上述国航内部人士认为,航企“提直降代”的行为并不是为了取消代理行业。很多客户在购票的时候不会点开每个航空公司的APP进行逐一比价,集纳式的第三方 平台仍有存在价值。但航空公司通过提升直销比例,能掌握客户出行习惯、消费习惯等重要的大数据资源,为以后发展后续增值服务提供了可能。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中美网安对话应避免聋子争吵

合作不对抗,这才是中美两国解决网络安全问题的正途。中美网络安全对话,中美双方尤其是美国,应该秉承解决实际问题的态度进行沟通,避免“聋子间的争吵”。如此,才能达成有效共识,真正推动两国网络安全领域的互信与合作。


女生KTV陪酒为何撤整个学校?

虽然卫计局的调查中未明确女生陪酒究竟属于主动还是被动,也未明确这位杜姓“校长”当时有没有对女生动手动脚,但是,一间KTV里能够出现“校长”、班主任与女生把酒同欢的情形,这所学校的教学风气与管理混乱,已经足见一斑。


生育二孩什么时候不再艰难?

生育二孩在政策层面已不会太艰难。甚至可以说,全面放开二孩之后,人们要不要生二孩的“艰难”,重点将不在于国家是否允许生育,而在于你想不想生——这一点我们只要参照单独二孩在多地遇冷的情况就不难想见,比如在上海单独二孩的申请比例竟不足5%。


经济塌陷的东北该如何振兴?

在中国经济整体面临下行压力时,刚刚复苏的东北再次陷入了低迷的泥淖,甚至成为区域性塌陷的样本。新一轮东北振兴政策的出台可谓恰逢其时,但问题是再次告急的东北,能否依靠新一轮政策红利实现逆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