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因地震被埋房下 儿子闻讯爬10公里悬崖回家

■李健的父亲从村子废墟中被挖出时已不幸罹难,幸运的是,一位88岁的老人在震后50小时后成功获救。 图为救援官兵抬担架将幸存的老人抬出重灾区,送往医院治疗。孙毅/摄
■李健的父亲从村子废墟中被挖出时已不幸罹难,幸运的是,一位88岁的老人在震后50小时后成功获救。 图为救援官兵抬担架将幸存的老人抬出重灾区,送往医院治疗。孙毅/摄

新快报讯 得知76岁的父亲被压在房子下,昆明一家4星级酒店的主管、42岁的李健就几乎没合过眼。

8月3日傍晚,鲁甸老家的村支书打来电话告诉李健:“你家里出事了,你妈和你弟弟在外面没事,你爸被压在下面了。”

李健心急如焚。夜深后,李健从劫后余生的弟弟处知道,“妈妈被运到山下的镇里休息了,爸爸在上面,去救的路上太危险了。”

家位于公路中断的悬崖峭壁旁,镇里通往家里的公路也被毁了。

“早回家一分钟是一分钟。”李健一边收拾行李准备出发,一边打电话给弟弟和家乡的朋友们,让他们想法子“回家看看”。

8月4日清晨,李健开着车高速往家乡赶。

下午,李健抵达鲁甸县城。白天尝试回家救援的朋友们晚上打来电话,“道路随时塌方,救援人员贸然进入也可能有生命危险,我们现在也进不去。”

“父亲年龄很大了,再迟很可能熬不下去了。”李健一边在县城采购了几箱方便面、火腿肠、矿泉水,一边和家人们确定“明天早上去救我爸,刨一条路出来也要去救”。

昨晨天气晴好,李健从县城向30公里外受灾最严重的龙头山镇出发,非救援车辆,被阻,朋友开了一辆摩托车助李健一程。

9点钟,摩托车在昭巧线上行驶了10公里左右,即被排着数公里长龙的救援车、物资车堵死,交警指令“为使救援通道顺畅,摩托车不能从公路通行”。

知道还有一条乡间老路可以抵达龙头山镇,他俩改路绕行。

中午时分,在镇里灾民安置帐篷里,李健见到了72岁的妈妈。妈妈很欣慰儿子及时赶了回来,同时对还在房子里被压着的老伴感到难过。

“这种天灾没办法,你们就按照政府安排的做。”安慰了妈妈10分钟,又把运来的食物交给她,李健、弟弟和朋友们决定去闯“鬼门关”。

如果直通家里的公路没被彻底损坏,从镇里回家只有两公里车程。李健等人所走的村路既远又冒了“生命危险”。

首先是一段开裂的山顶公路,行人要绕开裂缝行进,有一处裂开的公路直接塌陷,仅有靠山边的1米多宽的通道可通行,通道的另一侧是万丈深渊。

走过山顶公路,是山体开裂的山路,山路路程约两公里,但大部分为坡度七八十度的斜坡,多数道路道宽不足一米,同样紧邻万丈深渊。

山路走完是长约三公里的乡村公路,几乎每隔10余米就有一处塌方场景,还未滚下山的碎石挂在路旁的峭壁上,李健等人一边快行,一边紧盯着熟悉的大山。

幸运的是,他们在路途中遇到了正准备前往八宝村救援的昭通市武警支队官兵。带队的一位领导听说李健要救自己的父亲,当即决定派官兵一同前往。

在攀爬了10公里的悬崖峭壁,40多人的救援队伍终于到了李健家的山脚下,但往上看,通往李家是一条刚刚经历了滑坡的90度直角山路。战士们没有丝毫犹豫,扛着旗帜和铁锹往上爬,在实在没法支撑的地方,往往是一名战士在后举着另一名战士攀登。

有过从军经历的李健说:“他们让我感动得没话说了。”

李父被压在篱笆墙的屋内,40多人一层一层地挖篱笆,两个多小时后,李健悲痛地看到了已经去世的父亲。

众人将李父抬出了倒塌的房屋。官兵们制作了担架,把李父放在上面,扛在了肩上。

回去的路和来时的路一样,疲惫没有击垮任何一个人的意志,所有人的负重比来时更多也更沉重,但脚下的路似乎踏得更踏实了。

手记

亲情责任都在与时间赛跑

记者与李健同行了一整天,从龙头山镇前往八宝村,路上的惨况让人不忍重复,随处可见绝路,有一处,松动的碎石把道路堆起了一座小山,踏上去让人有种接近死亡的不安。但李健等人行走得飞快,记者看到了血浓于水亲情的召唤,也看到了李健朋友身上那种清澈朴实的品格。

救援的武警战士们同样让人动容,一位走完全程的战士说:“这样的强度可以算得上一次10公里的拉练,但并不感觉特别累,因为前一天的任务量相当于30公里的拉练。”

昭通市武警支队的政委在昨日救援行动中冲在了最前面,他感到压力很大,“到现在还有埋在下面的老乡,我们的行动还远没有结束。我们在尽更大的力量了。”

在“鬼门关”般的救援山路上,记者看到很多村民也展开了自救,返回家中将活下来的牲口家禽安置好。此外,也有大批救援队伍陆续抵达那里,还有更多的志愿者也背上食品饮料跋涉到那里。

他们都在与时间赛跑。(刘操)

(原标题:孝子攀爬10公里悬崖峭壁回家救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